威廉希尔中文版-国际油价波动加剧 “上海价格”涨幅较小 反映亚太供需格局


自开年以来,地缘政治冲突成为影响全球资产价格走势的重要外部因素。俄罗斯作为主要的油气出口国,与乌克兰的紧张局势持续升温,加剧了国际原油价格的短期波动。昨日,WTI原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继续攀升。截至上海证券报记者发稿,布油期货主力合约一度站上99美元/桶,续创2014年9月以来新高,今年以来累计最高涨幅超过26%。作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市场,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市的SC原油主力合约昨收报596.9元/桶,今年以来累计上涨20.17%。分析人士表示,国内原油期货价格涨幅相对收敛,体现了亚太地区相对偏松的供需关系。地缘冲突加剧供需矛盾俄乌之间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。分析人士认为,俄乌冲突可能导致原油供给端受到压制。弘业期货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吴海向记者表示,乌克兰局势对俄罗斯石油供应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:一是爆发冲突直接影响石油的输运和生产;二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也可能影响俄石油出口。“从规模上看,俄罗斯是全球排名前三的油气生产国,2021年原油产量在1000万桶/日上下,占据全球消费量的10%左右。与此同时,全球石油库存处于多年来的低位,俄罗斯石油供应量如受地缘局势影响而下降,将进一步收紧当前供不应求的市场状况。”吴海认为。招商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夏则从美国能源战略的角度进行分析。其表示,美国自页岩油大规模开采以来已逐渐从一个单纯的能源进口大国,同时也变成了能源出口大国。从2021年的数据看,美国的石油及石油制品出口已基本与进口持平。“在这样的背景下,美国能源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,从此前的伊朗等,变成了现在的俄罗斯。通过‘俄乌事件’制裁俄罗斯的能源出口,将使美国原油出口在全球的份额进一步提升,从而使美国掌握全球能源话语权,进而进一步巩固美元石油的地位。”张夏阐述道。油价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反映到价格上,国际原油期货、现货价格近期均大幅攀升。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在上周已触及每桶100美元关口,布油期货主力合约昨日也一度升破99美元/桶。对于未来的油价走势,机构普遍认为,短、中、长期因素交织,不确定因素较多,难以准确研判。中信期货原油研究员桂晨曦向记者表示,短期来看,年初地缘局势持续紧张推升原油风险溢价高位运行。油价的上方空间取决于俄乌冲突升级的程度,如情况进一步恶化导致持续的供应中断,则可能推动油价进一步上行;如能够通过外交渠道和平解决冲突,则将有助于缓解油价上行压力。中期来看,欧美央行不断加速的紧缩节奏将增加金融压力,供应回升超过需求时的累库预期将增加供需压力。当金融和供需压力兑现后,油价的压制力量将逐渐增大。新湖期货原油高级研究员严丽丽认为,近期原油供应偏紧、消费尚可,价格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不断刷新高点。展望后市,随着北半球气温回暖,馏分油消费可能下降;此外,美伊谈判近期再次开启,若协议达成,伊朗原油将有望回归120万至130万桶/日的产量;同时,还需关注OPEC+的供应政策情况。国内原油期货涨幅相对收敛相比布油期货,国内原油期货近期的价格波动相对收敛。SC原油主力合约昨收报596.9元/桶,今年以来累计上涨20.17%。对于国内原油期货价格呈现“独立性”的原因,业内普遍认为,这与各区域供需结构的差异有关。吴海表示,国内原油期货自2018年3月上市以来,交易和持仓规模已稳居世界第三大原油期货“座次”,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与国际油价密切联动。同时,其亚洲时段代表性明显提升,并已能有效反映亚太地区的市场供需变化。“以近期市场高度关注的俄乌局势影响为例,上海原油期货价格涨势明显小于布伦特原油期货,反映出亚太地区阶段供需相对偏松的特征。”吴海认为。有资深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,美油和布油期货主要反映北美与欧洲的原油供需,无法有效反映中国和亚太地区的原油供需关系。因此,使用境外价格来指导国内企业的生产经营,可能导致资源错配。相比之下,国内原油期货经过近4年的快速发展,已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中国和亚太地区的供需变化。桂晨曦认为,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以来,价格趋势与国际油价高度联动,同时价格“独立性”也逐步体现,更有效地反映了国内基本面情况。桂晨曦举例道,2020年3月中下旬开始,虽然海外一度出现“负油价”的极端情况,但随着国内疫情防控持续向好,复工复产加速推进,上海原油期货价格较境外市场率先企稳,反映了国内经济率先恢复的实际情况。“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,在国际原油市场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。中国原油期货立足本土,能够更好反映中国及亚太地区的区域原油供需关系,未来也可更好地作为国内资源配置的参考。”桂晨曦强调。实体经济风险管理需求增长2018年3月26日,SC原油期货在上期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市,开启了中国期货市场品种的“国际化元年”。自上市以来,原油期货总体运行平稳,境外客户参与度逐步提升,日均成交量呈稳步增长态势。上期所数据显示,国内原油期货2021年全年累计成交量4264.52万手,增长2.55%;累计成交额18.5万亿元,增长54.63%;日均持仓量7.54万手;累计交割量2.61万手(合2608.10万桶、357.31万吨)。境外客户覆盖了六大洲的20多个国家和地区,备案的境外中介机构达75家。2022年开年以来,随着原油价格波动率大幅提升,实体经济进行风险管理的需求也在增长。反映到期货品种持仓上,国内原油期货开年以来呈“价涨量增”趋势。数据显示,截至昨日收盘,国内原油期货持仓量达85888手,创去年7月以来新高,较去年年末增加逾1.8万手。“据了解,在去年国际油价剧烈波动的背景下,企业参与交割的数量明显增加。以上海原油期货结算价计价的原油在交割出库后,转运到了韩国、缅甸、马来西亚等国,相关国家涉油企业在现货贸易中更加关注上海价格。上海原油期货已成为境内外涉油企业应对风险的有效手段之一。”吴海表示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vintopins.com